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[GSD|RS]- is this love ?

多功能文。
写作时间横跨儿媳生日和儿子日。
上一篇的后续应该。
歌名还是ayu的歌-_______-但是目前手上没这首歌……囧。


注:文中穿越的地球姬就是那个XX XXXX=____________=

附alan那两首赈灾歌曲下载:
幸福的钟: http://www.rayfile.com/files/a92d1c6b-9216-11dd-b346-0019d11a795f/
爱就是手: http://www.rayfile.com/files/cf1aa830-9217-11dd-b663-0019d11a795f/



[GSD|RS]is this love?

除夕的惯例是,广场会放焰火。
CE.79年的冬天,没有特别冷。PLANT的气象系统很矫情的在圣诞节安排了一场大雪,结果隔天接到无数的电话抱怨假期不能出门。
所以Shinn从地球出差回来的时候,迎接他的也就是焰火。
还有Rey。


四年前,一个金发少年看了户口簿上的出生年月以后,对在他家homestay一年之后,最终也进入他家户口簿成了他某种意义上的义兄的发少年说,我比你早入学半年,你要叫我前辈。

四年后,发红眼睛的少年大学毕业了,开始挣血汗钱了,那个金发蓝眼睛的少年,则还在念研究生。

……



过年时节的机场里,人还可以的多。
并不是第一次出国回来,这是第几次进这个航空港他也记不清了。只是觉得,看到这里,就像走进家门的玄关一样。

在Plant的家。

他并不费力的找到Rey,对方礼仪性的接过他并不多也不重的行李。

“欢迎回来。”
预料之外的迎接词。他才想起,自己忘了说,我回来了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Shinn心情大好的说,“Rey我饿了。”
“……”对方看了他一眼,“现在只有PIZZA。”
“Rey真是好人。”

到了停车场以后,Rey从车的后座上拿出包得很严实的一个盒子。
“我知道你的胃通向宇宙——在外面吃还是回家?”
“回家。”拆盒子拆得哗啦哗啦响。
“……”Rey稍微的诧异了那么一下,“嗯好。”



Shinn坐在副驾驶座上吃PIZZA,见旁边有广播的按钮,下意识的就按了下去。于是车里飘荡着PLANT的和平歌姬的field of hope= =
神啊,请你赐我一首新曲听吧。入口的一块PIZZA成功噎住了Shinn的祈祷,Rey一个急转弯成功后,意外瞥见旁边的人一副气绝的样子,他伸手拿了一瓶水递了过去。
Shinn灌了小半瓶才缓过气,擦了擦嘴角。
“谢谢Rey。”
“笨蛋。”
“……”



对于Rey来说,没有吉尔在家,Shinn的飞机是晚上7点才抵达的新年,大概真的是太难熬。
就比如管家亚历克,他觉得小少爷在家走动的时候,就有冷气团跟随移动。
於是受不了了的管家決定向他的小少爺進行勸告。

"少爺"
"怎麼"
"家裡的暖氣要再開大一點嗎?"
"有必要嗎?"
"或許少爺你不覺得, 可我這副老骨頭已經冷得發抖了。"
"...今年的冬天沒去年冷。"
"嗯, 所以室內的溫度是少爺你身上發出的低氣壓造成的。"
"....."
"...如果少爺那麼在意, 不如先去航空港?"要冷也冷死那裡的人好了。"Shinn少爺(?)下機後應該覺得肚子餓了, 或許少爺你可以先給他買點東西吃?"
"...給我車匙"
"在這裡, 少爺, 一路好走。"

回忆结束。



Rey看着眼前可以算是夜宵的甜点,以及坐在他对面,吃相犹如索马里难民见到联合国的援助食品的Shinn。
瞥了一下旁边,还有一个为了Shinn少爷(?)的好胃口而感动得不停抹眼泪的亚历克老人家。


“撑死我了……”
“……活该。”
“出去散步?”
“……去看焰火。”
“好啊好啊。我要吃在XX路的那家的冰激凌。”
“亚历克先生会哭的,你还没有吃饱么。”
“他已经在哭了……”(小声)

Shinn假装没听见那内容其实是“Shinn少爷您的胃口好得真是让人感动”这种完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让人感动的话。

“走吧。”
“呃,我们走了。新年快乐,亚历克先生。”

“少爷,一路走好。”


门在背后关上的以后,Shinn才对Rey皱眉:
“我还是不习惯这样的称呼誒。”
其实他好像忘了刚来的时候也是被如此称呼,微妙的不同只是在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正式称为这家的一员以后。
“那你希望被叫成什么?”([划掉]少夫人如何?[/划掉])
“……”
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头,Shinn也不敢看Rey的眼睛。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一直充满了他没有办法反抗的力量,波澜不惊的沉静。



“啊,我去买冰激凌。”从家里出来走两条街就看到了那家被Luna称为“分明是吃钱不是吃冰激凌”的店,Shinn在驻足在那里选冰激凌的口味。
“朗姆酒和香草一份,咖啡单球一个,谢谢。”
“啊啊啊Rey等一下啦我正想换口味的说,把香草换草莓吧^^”
“随你。”
“话讲回来,这价钱真是一年一次的标准啊…。五年前……”Shinn怨恨的想后半句——那时候你跟哄小孩一样买冰棒哄我……
他当然没想说出来,因为他觉得说出来更像是小孩子在抱怨。
四年前看完countdown live回程的路上,Rey为了照顾他低落的情绪,突然停车跑去买冰激凌,就是这家。虽然他拿到时候,表情从T_T变成了囧………



他们一起过的四个元旦(差点写成跨年……),第一年是Shinn刚入籍(充满了歧义……),Rey和Gillbert为了安慰刚从海啸灾难里逃脱的难民,乖乖在家吃了一顿气氛微妙的团圆饭。之后Rey带Shinn去看地球上来的歌姬的赈灾countdown concert。就在圆顶上被投影了海浪背景的台场里,被歌声感动的人群里,有个红眼睛的少年哭得一塌糊涂。一边哭一边还用手把Rey往另一个方向推,含含糊糊的说,别看我。最后没声音了,却侧身把头抵在对方背后流眼泪。Rey只觉得随了个人流转身去看了走花道的歌姬(位置在花道两侧的人啊……),背上就多了一个重量。幸亏歌姬站在花道上唱了两首歌,等他回头的时候,Shinn已经平静下来,于是他伸手,抹去了眼角的未干的泪痕。
对不起。
没事……。

从那以后那个所谓的“地球姬”的歌手就被Shinn用力的抵制掉了(因为觉得在Rey面前哭了丢脸),话虽这么说,Rey正是因为之前看见了Shinn散乱在一堆书里的那女人的的赈灾单曲初回版普通CD版CD+DVD版,才找Luna要了那场live的票(注:Luna在电视台工作,关系户的票。但是元旦的时候要上班……)

再后来,Rey瞅见Shinn在看娱乐新闻播报赈灾系列的收入支出榜单的时候,就是后话了……



“给你。”浅棕色和粉红色的双球甜筒在颜色上给了Shinn一点shock。
“……要换么。”被人盯着手里拿着的甜筒,Rey突然觉得自己真是拿这小孩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“呃,不用。”紧接过去。

到了广场的时候Rey吃完了单球,跑去自动贩售机买了热的罐装红茶。
红茶——Shinn瞥见的时候,就会想起作为交换生的时候,周围一群人都认为这是少爷在装小资的标志性物品。
啊……连Meirin现在都工作了,元旦晚上都要上班,电视台播音员真的是好辛苦。
也就只剩这个少爷还在念研究生——清闲啊。



他入籍Durandul家一年后的元旦,Shinn和Rey被即将要作为交换生去地球交流的Luna拖去上午当苦力和驾驶员,下午在厨房打下手,晚上一堆高中同学再聚会,等Rey带Shinn回家的时候,后者因为High过头喝多了香槟,在车上已经睡过去了。虽然Rey一度很想让这家伙在车上迎接新年的日出,但是鉴于攀升过快的油价而作罢——少爷在心疼车上暖气的能源消耗。

再之后的一年的元旦,Rey去北欧参加一个钢琴比赛,随行一个家属的名额被Gill让给Shinn。结果众人问起Shinn是Rey的谁的时候,Rey微笑着说这是我哥,Shinn背上寒毛直竖,从楼梯上一脚踩空摔下来,Rey背起他去找医生的时候,在嘈杂的人声中,貌似听见了“你看他们那绝对是年下攻”……的外星语言。
那时候行程其实是晚上要去登山等日出,Shinn是一路被Rey背上山去。别人要帮都被Rey拒绝。Shinn也很配合的不敢睡着(睡着会更重囧),但是那一路的行程,让他觉得自己变成了抱着尤加利树的考拉。
当第二天众人看着日出欢呼的时候,Rey陪他这个伤患坐在了稍微远的地方。自己那部PLANT和地球通用的手机响起来,结果是Rey的mail,上面写着:尤加利树祝考拉新年快乐。
……
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立刻各自转向另一边,过了一会Rey收到的短信是:考拉要继续抱着尤加利树过新年!
他转头就是一句:废话,我们要下山的。
……

Shinn顿时想起Luna说的话,Rey有的时候,冷笑话的才能是非常突出的。
其实他倒觉得,这情况就犹如当年的那个电话。
很多事情都可以说的清楚的Rey,在有些时候,就会显露出少年老成所掩盖的别扭。
所以,总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


Luna在听说了短信以外的事情以后说,Shinn啊其实Rey就是个外S里M,你不用愧疚。
Shinn说我干嘛要愧疚的,要不是那句话我怎么会摔,没率的话他也不用背= =
其实Shinn某种程度上还是很委屈的,出生日期又不是他能决定的——谁知道Rey对这点纠结上了= =
Luna说,你这就是定力太差的表现,一句哥哥就慌了。言下之意就是,会摔活该。
但是也的确,把Rey和Shinn放一起,谁也不会相信Shinn实际上比较年长。

常年被Rey言语攻击,最恨就是“定力太差”——因为那是事实——的Shinn,在Lunamaria面前,也是一句完败,表情从>_<变成了T_T……趴在桌子上装死。
喂,你起来了啦。真是败给你了,请你吃PIZZA总可以了吧。

……拜托你们两个不要都用这种哄小孩的口气好不好……(┬┬_┬┬)




“是要去广场里面,还是就在外围看?”
望了一眼广场上的人口密集度,Shinn再看看自己手里还没吃完的甜筒,“就站在外面吧,反正也看的到。”



去年他去实习,也不知道Rey在December是怎么过得年,Shinn虽然那天工作到凌晨,收工的时候发了条短信给Rey——“其实就这么一天平常的过去了,我也觉得没什么。”
事后Rey评价是“就那一瞬间感觉你年长我那一个月是存在的”。

现在的第五年……
焰火绚烂地天空中绽放的时候,两个少年站在了离人群稍微的远的地方。仿佛两个冷漠的旁观者。
广场人很多,可是那些空中的花朵迅速的展开,迅速的凋落,那声音绵密得犹如静寂的雨声。


“其实,我老觉得,焰火放得像求救的信号。”
Shinn现在的职业是搜救飞行员。虽然焰火的图形已经变成了米老鼠一类迎合低龄观众的形状,但是在他眼里,上升的那一条线,总是会想起求援信号。
“职业病。”
“……你就不能说话婉转点么。啊,对了听Luna说今晚要敲108下的钟声。”
“哦……”
“你在想什么?”
“你数到多少就睡着了……”
“喂喂喂|||||”


在钟声单调的响起的时候,金发少年还是想起了当年的事情。

幸福的钟声 在耳边萦绕 我在这里为你祈祷 为了明日的灿烂笑容 衷心的祈祷着
那个ARENA里回荡的歌声,掩盖了他背后很低很低的抽泣声。即使如此,他也感知到背后的人轻轻的颤抖。
台上的歌手也唱的泪花闪闪,因为她也是受灾地出身,在擦去眼泪的同时,她依旧要微笑面对观众。
只是那笑容显得很疲倦。

围墙外的手 不要让我等太久 我想看看家和朋友 离天亮还有多久 泪水化不开担忧 别让我孤单承受
什么是爱 爱就是手

Rey伸手握住了尚在把额头抵在他背上默默的难过的灾区人民的手。对方动了一下,很快抓紧了他的手。




“呐,有东西要给你。”
金发少年转过头看着他。红眼睛的少年只觉得自己脸上发烫。手伸进口袋里,稍微用了里的握着那个正方形的小盒子。

“以前呢,你说过我是你哥。”
“……”
“所以,已经工作的人呢……”声音已经在那个充满压迫力和杀气的眼神里渐渐低下去,“是——新年礼物。”
在那冰冷的目光变成眼刀之前,他很识相的把“压岁钱”三个字给吞了。

Rey看着Shinn递了个包装的很诡异的正方形的盒子出来。
他忍住了嘴角抽搐的冲动。
我用第一个月工资买的,不许不要。对方色厉内茬的威胁他。
接过,打开一看,却是一个领带夹,上面镶嵌的水钻在暗里闪着一团小小的透明的光。



Rey曾经亲自帮Shinn打过领带。那天是Shinn上大学后的第一个生日,众人集资送他礼物——一套西装。每个人送的部分抽签决定。他就抽到领带。后来Shinn跟他说,头一次觉得会被领带勒死。他尴尬无比,说我帮你放松一点。
后来Shinn就穿着那套西装毕业了,领带却总是不会打。冒着即使要被他勒死的危险次次跑来找他。



Luna说Rey什么也不缺,所以Shinn最后听从Luna的劝告买的礼物。
所谓锦上添花,就是好上加好而已。


Rey微微的笑起来,他说,三月份我也毕业了,应该可以用上,谢谢。
但是Shinn隐隐嗅出了弦外之音。

——你,你不会也在ZAFT工作吧!
没有啊。
你真的是学商科的么?
是啊。
……你到底要在哪里就职?
民间军火商社联合协会。
哈?
你们搜救课的直升机,大多数都是向协会购买的。
……你想说什么。不会是什么,虽然我比你晚毕业一年半,但是你还得叫我长官的这种话吧。

Rey笑出了声。Shinn一副看见鬼的表情。
笨蛋。他淡淡的说。我又不是政府的官员。


Rey Za Burrel,联合商会与空军部搜救科合作委员会代表,请多指教。
Shinn Asuka,ZAFT空军部搜救科飞行员,请多指教。




-THE END-


后记:那个……繁体字部分,亲家代笔,承上启下啊,大感谢=3=

Comment

看完后,对划掉的“少夫人”那里很喜欢~大笑。
地球姬,说实在的,这歌词写的真不错,文中出现的也十分贴切~

觉得满有爱,最后的安排与少爷的气质也很吻合~

"少莊主!!! 少夫人又在偏廳......!!"年老的管家含著淚訴苦, 他這副老骨頭實在應付不了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夫人吶!!
"知道了, 我這就去。"Rey把大衣脫下來交給老管家, 隨即邁開腳步走到偏廳去。

還沒走到偏廳, 在走廊上就聽到了某人的大嗓門。Rey直接打開門進去, 劈頭就對著裡面那個腳蹬著椅子把手的人來一句:
"少夫人, 可以請你有點"少夫人"的儀態好嗎?"
"靠!! 說了好多次不要叫我少夫人啊!!!!"
"那, 親愛的?"
"Rey za Burrel!!!!!!"
Shinn再也受不了的抓起裙擺衝到Rey面前想抓著某人的衣領質問外加威脅, 然而腳下一個不小心左腳絆右腳然後這樣跌倒, 確確實實地倒在某個少莊主的懷裡。
"....還實是不小心啊你。"
"囉、囉嗦, 放開我啦!!"
Rey鬆開了手讓Shinn站好, 玩味的撫上Shinn的頭髮, "吃飯了哦, 少 夫 人。"
">皿<!!!!!!Rey!!!!!!"

(以上, 其實我是寫個餌釣你的, 我想看你寫啊親家)

果然,众人都爱“少夫人”=3=
对于这种写老夫老妻的家常文,怎么说还是觉得最后的职业设定还是现实一点——刚刚从粉红XQ里看的一个帖子就是说“来战那些文中关于你的专业的外行描写吧”之后,非常囧的尽量模糊了跟现实最有关的设定……

亲家> <
少庄主少夫人果然比较适合西方式设定啊=口=
而且这调戏可真明显=v=~
Secre

人品有问题

千山

Author:千山
伸手不见五指。

日子都白过了

你留言了么

日积月累

人品的分类

爪印留下
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囧邻

Rey the Search Engine

RSSフィード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